澳門新聞 - 開心澳門 - HappyMacao.com
 
 
字型大小: [小] [中] [大]

(筆雯集)貴戚之卿

冬春軒

貴戚之卿

    〈萬草下〉的第九節比較短,問題只有兩個,其實只是一個:“公卿”。

    齊宣王問卿。孟子曰:“王何卿之問也?”

    用今天的語法去解讀,齊宣王是主,他問的“卿”便是賓,接着下一句是孟子的答話,則顯然孟子就是那位“卿”。如果作如是想,則大謬矣。其實齊宣王口中的“卿”,是“有關公卿的事情”。孟子反問:“是哪一類的公卿?”分明公卿不只一種,依孟子的分析是有兩種。這一點連齊宣王也不曉得。因此再問孟子:“公卿還有不相同的嗎?”

    卿,是公卿之謂,具體地說是執政大臣,後泛指高官。古有六卿,分別為:天官家宰,地官司徒,春官宗伯,夏官司馬,秋官司寇,冬官司空。不過孟子說的既是公卿,但並非那幾種公卿,而是公卿的兩大類別:“有貴戚之卿,有異姓之卿。”前者是與王室同宗的公卿,後者是非王族同宗的公卿。他們基本上的職責相同,只是後果大異。齊宣王追問下去:“請問貴戚之卿。”孟子對曰:“君王如有重大錯過,他便勸諫君王改正,倘若一勸再勸,甚至屢勸不改的話,公卿有權廢黜他,另立新主。”

    至此,王勃然變乎色。孟子見勢色不對,忙曰:“王勿異也。王問臣,臣不敢不以正對。”即是說:“大王不必怪責,皆因大王問我,我不敢不老實相告。”之後齊宣王情緒平伏如常,再問非王族的公卿。孟子說:君王有錯,他一樣勸諫君王,一勸、再勸,屢勸而不改,只有“自炒”,黯然離他而去。

    說到“貴戚之卿”對君王有廢黜之權。可是也有例外的。《史記 · 殷紀》:“紂愈淫亂不止,微子數諫不聽,乃與大師少師謀,遂去。比干曰:‘為人臣者,不得不以死爭’。迺強諫紂,紂怒曰:‘吾聞聖人心有七竅。’剖比干觀其心。”比干正是紂之叔父,正牌“貴戚之卿”,孟子没有說出來,實乃大幸。

    冬春軒


本新聞內容轉自澳門日報
 
韓正:港國安立法保港利益
國歌條例草案料今完成表決
廿一銀行助萬元現金發放
住率大跌廿三酒店放棄牌照
港昨無增新冠個案
(隨筆)到普者黑看荷
(西窗小語)政府公函給莫迪夫人改父姓
(聲色點擊)孤島美食節
(斷章寫義)再見書店
(句句是甘)誰窮誰有理,他多不容易
(榕樹頭)別
(亂世備忘)獨自臥病宿舍的長夜
(筆雯集)貴戚之卿
(夢裡聽風)記得那是夏季
舊式窗花 美學的重生
詩意的體驗
老街區的樓上工作室
兩周減十四磅
Audio Note 眼鏡蛇新型合併膽機
諸神之鄉的没落
HBOMAX強勢參戰串流平台
激情洋溢的貝多芬
命運交響曲重啟金色大廳
樂壇滚熱辣
猛料DVD
《夫妻的世界》的情絕與絶情
新世代的選擇——威士忌
為戲而生
賭城大亨
《迷霧》
打好這份工
私戀失調
 
 
 ENet Macau Limited | 版權所有 E-mail: cs@happymacau.com
 CopyRight © 2012 happymac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page is designed to be viewed with Internet Explorer 7.0 or above and Mozilla Firefox 2.0 or above with Flash Player 8.0 or abo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