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新聞 - 開心澳門 - HappyMacao.com
 
 
字型大小: [小] [中] [大]

(榕樹頭)別

公 榮

    莎劇《暴風雨》劇終時主角謝幕,滿含深情對台下唸道:“容我今日告別,曲終人散,還我自由。”學者說是莎士比亞借主角之口講出自己的心願,的確,莎翁寫完這個劇本後便封筆了。龔自珍詩云:“著書何似觀心賢。”意思是說,寫作不及那些只讀書的人來得聰明。事實也是如此,不要說創作人物眾多的劇本,就算是寫些幾百字的小品,往往也要苦苦思索才能落筆,創作是相當費神的工作,這是任何藝術創作都會碰到的問題。莎翁許多劇作都是膾炙人口的,例如《王子復仇記》、《李爾王》、《羅密歐與茱麗葉》等,創作了那麼多好作品,是否已經心力交瘁不得而知,但肯定是花費了相當大的精神,放下筆桿休息也是合適的時候了。如果勉力而為寫出一些低水準的作品,除了不會為自己多增一分榮光外,可能還會被後世詬病。

    文人封筆不是一件甚麼大事,有如一些足球明星,當感到體力衰退、難以在綠茵場上跟年輕一輩較勁時,宣佈掛靴,在球迷的心中留下較佳的形象,這是上上之策。只是告別舞台,也就是淡出了人們的視野,這不是人人都能接受的事。早前,曾經叱吒球壇的名將碧咸,在南美叢林中接受訪問,眼神有點迷惘地表示自己還是喜歡回到球場踢球,但四十多歲的老將,哪個班主肯接受?“進退雍容史上難”,就是指這種心態。只是文人與運動健將不同,文人蟄居一段時間,精神一旦復旺,又可以重新創作,但運動健將一旦與競賽場告別,基本上是永遠退出了。

    宋玉《別賦》云:“千古傷心唯一別。”而最難別的是告別人生,嵇康被押到刑場,他要求監斬官拿來古琴,在生命最後一刻慨然再奏一曲《廣陵散》,然後推琴就戮,這是最瀟灑的“別”。

    公    榮


本新聞內容轉自澳門日報
 
韓正:港國安立法保港利益
國歌條例草案料今完成表決
廿一銀行助萬元現金發放
住率大跌廿三酒店放棄牌照
港昨無增新冠個案
(隨筆)到普者黑看荷
(西窗小語)政府公函給莫迪夫人改父姓
(聲色點擊)孤島美食節
(斷章寫義)再見書店
(句句是甘)誰窮誰有理,他多不容易
(榕樹頭)別
(亂世備忘)獨自臥病宿舍的長夜
(筆雯集)貴戚之卿
(夢裡聽風)記得那是夏季
舊式窗花 美學的重生
詩意的體驗
老街區的樓上工作室
兩周減十四磅
Audio Note 眼鏡蛇新型合併膽機
諸神之鄉的没落
HBOMAX強勢參戰串流平台
激情洋溢的貝多芬
命運交響曲重啟金色大廳
樂壇滚熱辣
猛料DVD
《夫妻的世界》的情絕與絶情
新世代的選擇——威士忌
為戲而生
賭城大亨
《迷霧》
打好這份工
私戀失調
 
 
 ENet Macau Limited | 版權所有 E-mail: cs@happymacau.com
 CopyRight © 2012 happymac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This page is designed to be viewed with Internet Explorer 7.0 or above and Mozilla Firefox 2.0 or above with Flash Player 8.0 or above.